8月 062010
 

作为三大主粮之一的小麦,刚刚经历了一轮近年来罕见的价格上涨。本报记者赶赴主产区河南,调查麦价是怎么涨上来的,又是怎样掉下去的,接下来是否还会再涨
8月1日正午,气温高达38℃。
离县城约三十里地的丁岗村,粮店老板娘孙丽心情十分愉快。在之前两个月的小麦收购“旺季”里,她“比去年多赚了不少”。
虽然连个招牌都没有,但这却是一家当地小有名气的粮食收购店,已经营了十几个年头。每到麦子收割季节,附近乡镇的农民和粮贩,源源不断地来此售粮。
丁岗村所在唐河县,是豫南首屈一指的产粮大县,隶属于“中原粮仓”南阳市。
今夏,历来小麦产量占全国四分之一强的河南省,创下了历史第三好的小麦丰收纪录。因为今年的麦价不断攀升,中间商们受益良多。
不过,随着收购进入尾声,麦价已小幅回落。

小麦收购战中,中粮和中储粮两大巨头首次对决 (CFP/图)

河南南阳,粮仓外面高高贴着收购价格 (南方周末记者 陈中小路/图)
两分钱的战争
一时间,河南一些田间地头的农妇,也都知道今年有个中粮在高价收粮。甚至有人从与南阳相邻的湖北枣阳等地开车运粮过来。
一定程度上,粮食收购市场上的新面孔——中粮集团,是当地麦价高走的一个“触点”。
在一位南阳粮商看来,6月收购伊始,中粮在唐河开出的收购价格,就比中储粮高出两分左右,此后伴随着农民的惜售心态,市场各方为了争夺麦源,中储粮、中粮以及其他收购主体轮番提价,并传导到其他周边地区,最终出现了价格全面上涨。
6月以来,孙丽给小粮贩们的收购价格从0.92元/斤一路提升到0.96元/斤,转手再高两分钱卖给中粮。
一般而言,越往北方,小麦品质越好,价格也越高,所以豫北、山东等地,同期小麦价格突破1元/斤的比比皆是。而今年小麦整体品质优于前面几年,亦使得涨价更加顺理成章。
孙丽说,她的定价来自中粮的收购价格的变动。当时,她的老公每天都要打电话打听中粮收购价格的变化。
对孙丽来说,“哪里收购价格高,就卖到哪里去。”于是,价格处于优势的中粮取代了中储粮成为她的买家,也成为了当地最大的买家。
不仅是唐河如此,周边地区的大粮商,很多都直接把粮车开到唐河来卖给中粮,甚至有人从与南阳相邻的湖北枣阳等地区开车运粮过来。
在豫北,同样是中粮的高价策略,新乡周围地区的小麦也出现了类似的流动。
其实早在去年年底,中粮粮油总经理栗明就曾在新乡公开表示,当地小麦品质高,中粮将在新乡基地脱离国家托市收购政策,发掘一个高价区。
一时间,河南一些田间地头的农妇,也都知道今年有个中粮在高价收粮。随着“中粮效应”的扩散,在周边各地收储的中储粮等其他主体,不应声涨价者,农民绝不卖粮。
大鳄对决
央企中粮,成为中储粮执行托市收购五年来遭遇的第一个重量级对手,虽然直接对决暂时还只发生在个别地区。
这是中粮首次大举出手收购粮食。它成为了孙丽今年最大的买家。
过去,她最大的下游是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简称中储粮)。
在现行的粮食体制下,中储粮作为国家粮食托市收购政策的执行主体,依托雄厚的财政资金,是市场上绝对垄断的小麦买家。
所谓托市收购,是指国家每年制定粮食最低收购价格,当市场价格低于这个价格时,由中储粮按最低收购价敞开收购粮食,若是市场价格高于这个价格,则停止收购。这项托市政策,意在稳定市场粮价,保护农民收入。
这些年来,小麦价格并无起色,在农民-粮贩-私人大粮商等环节层层转手之后,每年大部分小麦被中储粮收去,属国家所有,再通过中储粮组织的拍卖流入小麦加工市场。尽管也有大型粮商和面粉厂分散在各地少量分食,但实力远不及“巨无霸”中储粮。
中储粮对小麦的收购和仓储,主要是通过分布在各地的粮库来实现。在河南等粮食主产区,中储粮旗下拥有大量的直属粮库,并广泛地和地方上的国有、私人粮库建立了“代收代储”的合作关系,这些粮库可从中赚取收购费和保管费。
孙丽老公每天装车送麦往返几次的唐河国家粮食储备库,过去就是众多的中储粮合作粮库之一。这是一个几年前兴建的大型国有粮库,占地几十亩,内有数十个设施先进的专业粮仓。
不过,唐河储备库今年也投向了中粮的怀抱。孙丽家收上来的小麦,虽然和往年送去的是同一个粮库,买家却悄然变成了中粮。
与中储粮不同的是,中粮的收购是一项商业行为,依托的是企业自有资金和商业贷款,收来的小麦属企业所有。“倒戈”的不仅是唐河储备库一家。在这个河南第二大产粮县,中储粮今年不再是大哥。
据记者了解,这是该县和中粮贸易粮食收购合作的第一年。当地全部22家国有粮库,与中粮签下了总计40万吨粮食收购协议,已顺利完成。收储量占当地小麦商品量的六成以上。
孙丽老公最后一趟送麦到唐河储备库,是7月末,那之后这个储备库就仓满“封库”。离开时他看到,粮仓里麦子多得溢了出来。
对比的是,按照当地粮食局数据,受中储粮委托的三家国有粮库,在7月初收购停止时,收到小麦仅5万吨。
唐河是今年中粮在河南小麦收购的两大据点之一,另一个是豫北的新乡市。和唐河一样,这里也到处上演着中粮合作粮库门口排起长队,中储粮合作粮库门口比较清淡的场面。
新乡市粮食局的信息显示,该市拿出了42个国有粮库,69个收储库点对接中粮收储业务,至7月31日,中粮在新乡收储量已突破50万吨,大大超过了一年前制定的20万吨收储计划。
当地尚未发布中储粮的收储数据,但当地一些粮贩,近期也对媒体表示,在其所处的局部区域,中粮的收储量大大高于中储粮。
其实,中粮过去也会每年在粮产区收储小麦,但态势远不及今年。除了河南,中粮在山东等北方小麦产区,也增加了收储量,甚至在一些重点发力的地区,颠覆了中储粮的地位。
早前有媒体报道称,中粮今年在全国收购总量是400万吨,约为中储粮在河南一省收购量的30%。但中粮方面未有发布过这方面数据。
拥有央企身份的食品巨头中粮,成为了中储粮执行托市收购五年来,遭遇的第一个重量级对手,虽然直接对决暂时只发生在个别地区。
而中粮内部人士称,今年只是先“尝试”一下。
麦价补涨
由于长期价格管制,和国际麦价相比,国内麦价存在明显低估,即便是国内横向比较,三种主要粮食——小麦和玉米、稻谷——之间的比价都已失衡
两大巨头之间的首次对决,一度让外界简单解读为今年麦价上涨的原因。但事实上,在去年小麦收购末期,麦价就已出现上扬,今年收购开始之前,业内对今年的价格上扬早有共识。
一个重要的依据是,由于长期价格管制,和国际麦价相比,国内麦价存在明显低估,即便是国内横向比较,三种主要粮食——小麦和玉米、稻谷——之间的比价都已失衡。
按照正常比价,玉米价格应比小麦低0.1元/斤,小麦价格比粳稻价格低0.1元/斤。但实际上,2009年以来玉
米、稻谷等相关产品的价格已在一路上涨,远超这个空间。
今年以来,宽松的货币政策下,不断增强的通胀预期,以及今年多个地区遭受自然灾害带来的减产预期,也在推高市场对小麦涨价的信心。
其实,去年10月国家制定今年小麦托市价格时,按照国家对小麦价格温和上涨的政策目标,已经作了一定提价。
和往年一样,托市价格分五个等级,等级越高小麦成色越好,每个等级价格均有提升。其中,处于中间区位的三等白麦的托市收购价格由2009年的0.87元/斤提高到0.9元/斤,三等红麦以及混合麦由0.83元/斤提高至0.86元/斤。
但这并不足以覆盖市场的涨价预期。
一些资金实力比较强大的私人粮商,早早“潜伏”入场,连刚从田里收下来还没晾晒的湿麦都有人收。在记者走访的多个南阳乡镇,类似事情不绝于耳。
由于湿麦还需晾晒处理,正常情况下,粮商往往愿意等农民把小麦晒干些才去收购。
这些粮商之所以急不可耐,打的是价格启动前的时间差,因为一旦粮价涨势形成,湿麦价格也会水涨船高。
正如他们所料,今年小麦收购价格跳空高开。
在南阳,往年小粮贩从农民手中收购小麦的平均价格不到0.8元/斤,今年一开始就冲上了0.9元/斤。
不到一个月,河南等地小麦价格就出现了超过0.05元/斤的环比上涨幅度。如果持续下去,很可能会带动农产品价格的全面上涨。
调控启动
在记者走访的数家面粉加工厂中,大部分都处于停工或半停工状态。据业内人士估计,目前南阳等地区,面粉企业开工率不到20%,不到往年同期开工率一半
国家调控就此启动。
6月27日,中储粮南阳向东直属库一个管理干部,在工作笔记上写下了“接通知停收”五个字,之前近20天里,他每天工作记录的都是“收粮”二字。
这一天,中储粮叫停了各地的收储工作,理由是市场价格已高于托市价格。
7月19日至23日这一周,中储粮在每周三小麦拍卖的基础上,增加了一次专场交易会,一周内其向市场投放的小麦数量达到创纪录的950万吨。据记者了解,近期,中储粮还将继续推出多场专场交易会。
7月28日,国家发改委等12部委又联合下发了《关于严格执行粮食最低收购价和临时存储粮油收购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和《关于发挥骨干企业积极作用健全和完善政府对大宗农产品市场调控体系和机制的通知》,罗列多项措施,意在稳定粮价。
国家各种措施连番出台,除了平抑小麦价格,还包含了对通胀的遏制意图。
不过,这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里,麦价继续维持高位,部分地区一度继续上涨。
在南阳,直到最近一周,政策效果才开始显现,小麦才出现了小幅“落价”。现在,孙丽家的粮店,收购价已回落到0.93-0.94元/斤左右。
有趣的是,麦价回落的一个原因是,随着传统的面粉加工淡季到来,面粉厂不愿意买了。
由于面粉行业早已是过度竞争,在成本上升时,很多企业在销售上没有议价能力,索性选择停工。在记者走访的大量面粉加工厂中,许多都处于停工或半停工状态。据业内人士估计,目前南阳等地区,面粉企业开工率不到20%,不到往年同期开工率一半。
后市对决
麦价后市将会如何?两种力量正在对决
目前,在孙丽家的仓库里,还堆着大约80吨未出售的小麦。由于中粮的收储已经结束,她家暂时不再卖出,却仍在接收粮贩送来的小麦,这个数字还将不断增加。
虽然记者走访的农民中,大部分都已经售完粮食。但大量的粮食,正囤积在像她这样看好后市的粮商手中。一些持麦价上涨预期的粮商,在过去一个月里仍在大手囤货。
这也是上周发改委公开批评“一些企业盲目跟风抬级抬价在短时间内大量收购粮食,致使出现农民惜售、企业惜卖、市场供求一时骤紧的局面”的缘由之一。
在这个麦价小幅回落的节点上,两派的对峙尤其明显。
河南一位粮食系统人士称,今年中粮介入高价收粮的一个重要原因,即是对麦价趋势的乐观判断。记者亦就此问及中粮,对方未予明确回答。
值得注意的是,中粮其实已在今年收购开始之前获得了参与托市收购的资格,即可以在收购中扮演和中储粮同样的角色。但它并未启动积极争取而得的托市收购。
中粮内部人士对此解释称,中粮并无中储粮那样充足仓储资源,因此需要引入粮库企业合作,而且托市收购获得的小麦需要根据国家安排统一收购,比较麻烦,利润空间也很小。
不过,亦有粮食系统人士推测,这恰是中粮看多小麦价格的体现。如果今年价格低迷,中粮恐怕就会投身托市收购。
持上涨预期的市场参与者,一个比较直接的依据,是这轮价格上涨的同时,大量面粉企业“断粮”。接下来,随着学校的开学和一些传统节日的陆续来临,新释放的市场需求必定需要购买小麦来实现。
不过,以稳定粮食价格为本职的中储粮,自然是持不同观点。一位中储粮方人士称,假如真的出现小麦价格的强烈反弹,国家会不惜成本地抛售小麦,平抑价格。而以目前中储粮强大的储备能力,实现这一点并不困难。
不久前,农业部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陈萌山亦公开强调,中国小麦生产供给完全能够满足市场需求,储备充足,有足够的市场调控能力。
【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48504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