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122009
 

前天晚上,凌晨2点多,一阵刺耳的声音把我吵醒。

我立马醒来,坐起来听声音的来源——本能的反应!紧接着又是一阵阵的摔东西的声音、急促跑动的声音和人的尖叫……说实话,这时我心里有些发毛了——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而且好一阵子我都辨不出声音的准确的来源——楼下,左边,右边,抑或就在自己的阳台上?想到了报警,但是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电话号码;想到了去拿东西防卫,拿什么呢?好像只有一把水果刀。战战兢兢地从我的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又转到客厅,再到阳台,终于辨明了声音来源——右边邻居的吵声。隔着门能听见此时已不是一两个,好像有好几个人,他们在不停地讲着话,但是我一句也没有听懂!来了一年了,粤语能听懂的还是超不过三句。等了一会,没了动静自己就回去睡觉去了。

还是有些怕的,在想:如果真的有人来打劫了怎么办?我受伤了或者死了怎么办?或许过了一个月我的尸体才能被发现……想到了写一份遗嘱——这个似乎还是很有必要的。于是,我就认认真真地想起草一份遗嘱。但是,真到动笔的时候,自己就想,我能给什么人留下些什么呢?我的遗嘱要写给谁看呢?谁又会在乎呢?……

良久的沉默。

发自内心的恐惧还有一次。那次是在电梯里面,进入电梯之后发现电梯没有动静,号码却在不停地变动并且还在不停地颤抖!我急忙按报警电话,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反应。16楼,做再好的跳跃准备也是不可能的——纵然我的弹跳力再好!约过了10秒,电梯开了,我急忙跳了出去。此时,已经发现自己的手心出了很多汗。

以前,总觉得死亡离自己很远很远。如今,却感觉它是那么的近,近得有时让人不知所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