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082017
 

最近,哈尔滨工业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的教授发表了一篇《》,其中指控美国学者约翰•柯布、菲利普•克莱顿等人涉嫌以虚假身份来中国招摇撞骗。

尹教授的这篇文章,广为流传,网上多有转发,某公众号的转文阅读量已远超10万,其影响不可谓不大。尹教授的打假精神可敬,但略读其文后,感觉有些不对劲,尤其是文章的后半部分,更觉诧异。若是骗子骗了一两个学校,也算正常,但是骗了一大批知名高校(尤其是一些常与国外打交道的高校),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

本着求真求是的理念,我们来看一下涉嫌“身份造假”、“编造事实”,“虚构研究成果”的几个学者的真实情况。因为本人最近写论文、备课等,精力有限,十分繁忙,故只能对其中两个代表性的人物做一些简要的情况展示。

John B. Cobb(约翰•柯布,1925—)

约翰•柯布这个人到底靠不靠谱?

有些人,需要一大堆的考证才能知道他的为人。但是,对于柯布教授这样的学者,只需要一个头衔就可以判定了。他的这个头衔就是:。美国人文与科学院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院士机构及地位最为崇高的荣誉团体之一,也是进行独立政策研究的学术中心,当选为其院士一直被认为是美国的最高荣誉之一。目前,该院共有约4,000位院士及外籍院士,其中包括超过250位诺贝尔奖得主及超过60位普利策奖得主。胡适、钱学森、李政道、何炳棣、丘成桐、杜维明、施一公、李零等华人学者都曾当选为该院院士。

还有一件事,或许能让我们看到柯布教授的为人。据闻,“前些时候,柯布教授将他个人获得的50万美元的奖金和自己居住的豪宅都,老夫妻俩住在只有两间房的小屋里”。富豪与明星做慈善的不少,但有些人的捐款占自己的财产不多,却作秀十足。柯布教授却能把自己的豪宅都捐出去,最后陋室而居,足见其精神气质。

柯布在国内的盛名,也可以通过国内学者对他本人的学术研究而窥一斑。查询知网可知,多有学者对其思想进行研究,甚至有学生专门以他的生态伦理思想为题,进行研究。若是没有一定的真才实学,恐怕很难会吸引一批人去研究他本人的思想。

有关柯布教授的更多信息,如下(点击超链接查看详情):

)院士简介

The Boston Collaborative of Modern Western Theology词条

Philip Clayton(菲利普•克莱顿,1956—)

菲利普•克莱顿教授,耶鲁大学博士,曾在哈佛大学、剑桥大学、慕尼黑大学等世界知名高校任教或访学。克莱顿教授著作颇丰,在耶鲁大学出版社、牛津大学出版社、Routledge、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等世界顶尖出版社均有专著出版。难道,这些国际知名出版社,都被蒙蔽了双眼,判断不出来他的学术价值?从其教育情况和发表论著情况来看,个人认为,克莱顿教授同样也是颇有建树的知名学者。

其它相关详细信息,如下(点击超链接查看详情):

克莱尔蒙特神学院

摘选

The Predicament of Belief: Science, Philosophy, Faith (Oxford: Oxford Univ. Press, 2011)

Religion and Science: The Basics (London: Routledge, 2011)

Practicing Science, Living Faith: Interviews with Twelve Leading Scientists Philip Clayton and Jim Schaal, editors.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Jan. 2007)

The Oxford Handbook of Religion and Science Philip Clayton, edito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ov. 2006)

The Re-Emergence of Emergence: The Emergentist Hypothesis from Science to Religion, Philip Clayton and Paul Davi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July 2006)

Mind and Emergence: From Quantum to Consciousness Philip Clayt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ov. 2004)

Science and the Spiritual Quest: New Essays by Leading Scientists Philip Clayton, et al., editors.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02)

Explanation from Physics to Theology: An Essay in Rationality and Religion Philip Clayton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89)

(因不懂哲学领域期刊的权威性,故对论文水平不做评价,读者可自行判断。)

对尹文中的几点质疑(仅举几例):

1,尹:“至于他们所声称的美国克莱蒙大学(或克莱尔蒙特大学)、克莱尔蒙特研究生院则在地球上根本不存在!”

实际情况是,克莱蒙大学(Claremont School of Theology ,似应译为克莱尔蒙特神学院)不但存在,而且中国教育部也承认其学历(地址)。(),也是存在的,且同样是的知名大学。

2,尹:“这样一群乌合之众却被包装成学者”。

其他人的情况,我不清楚,但是从上面两个人的考察情况来看,还真不能称他们为“乌合之众”。这两位不仅是正儿八经地学者,而且是非常有建树的知名学者。

3,尹:“克莱蒙林肯大学是中美教育部都不承认的大学,也就是俗称的野鸡大学。”

克莱蒙林肯大学()与克莱蒙大学关系密切。2008年,克莱蒙大学决定设立克莱蒙林肯分校,2011年正式对外公开校名,同年秋季开始招生。2014年,两所大学正式分家。从这一年开始,克莱蒙林肯大学才开始独立成校。2016年2月,该校获得美国西部学校与学院协会()高级学院与大学委员会的认证,换句话说,该大学已正式得到了美国权威教育机构的认可,属正规大学!但是,该校由于刚刚建校,尚未得到中国教育部认证,故其学历尚未被中国官方认可。尽管如此,该校仍是正规大学,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三无“野鸡大学”。

4,尹:“一群世界末流神学院的基督徒们,为什么要隐瞒身份并编造多个虚假身份进入中国?无耻的欺骗一定是为了卑鄙的目的!”

尹教授文中还提到他们以学术交流的名义在中国传教,隐瞒基督教徒身份等。对于这些指控,因从未接触过这些人,所以不敢贸然判断。但是,我想说的是:尹教授怎么会判断他们隐瞒了自己的基督教徒身份呢?他们不给别人讲,或陌生人不知道他们信教,并不代表他们刻意隐瞒自己的教徒身份,对吧?除非,你问他们是否信教,他们明确撒谎说“不信教”,或回避这个问题。据我所知,很少有人会隐瞒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为什么呢?没必要啊!况且,他们工作所在地,不是别的普通院校,而是神学院!

进一步的思考

尹教授在文中还对一些哲学问题进行了批判,其中还涉及到了意识形态等严肃的政治问题,这个我就一点都不懂了,不能做任何评价,只好留给相关专家去判断了。

尹教授还提到,哈工大聘请克莱顿为首席顾问,月薪高达10万,聘请王治河、樊美筠夫妇,年薪20多万,且可以呆在美国,不必到哈工大工作,只以哈工大的名义发表文章即可等事,的确值得调查与反思。当然,这可能是哈工大的校内事务了,作为外界人士,很难去评价得失或对错,留给哈工大自己处理吧。

近来,极个别不学无术的外国学者到中国招摇撞骗,中国的学术环境亟待净化,但是不能因此就不分青红皂白而盲目排外。最后,我想说的是:质疑精神是好的,正因为有了质疑,我们才有可能进一步去辩证,从而认清真相!但是,一归一,二归二,不能因质疑而混淆事实。

郑重声明:本人与该事件无任何利益关系,也不认识原作者和作者提及的任何人,只想站在客观的立场上,对该事件做出公证的考察,以免谣言对社会,尤其是学术界,造成更多的危害。

 

附:《来自世界排名10548的美国克莱蒙神学院的神学骗子骗了中国50多所大学》

尹海洁 哈尔滨工业大学

一、披着虚假身份来华的过程(建设性后现代)哲学学者

近十多年来,过程哲学、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哲学(过程哲学的另一种提法)被一群美国学者引入中国。这些人主要是约翰•柯布、大卫•格里芬、菲利普•克莱顿以及两名在美华人王治河、樊美筠。这些人以学术交流的名义每年多次进入中国,或搞讲座,或开会议。然而,他们的身份却是多样而变化的!

2002 年 6 月 17 日至20 日,约翰•柯布和大卫••格里芬以“美国过程研究中心”创会主任和执行主任的身份,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了“价值哲学与过程哲学” 国际学术研讨会。()但在接下来6月22日在华中科技大学召开的“马克思主义与后现代主义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他们的身份又变成克莱蒙特大学学者。

2004年5月31日上午,约翰•科布以克莱尔蒙特大学过程研究中心主任、克莱尔蒙特研究生院宗教学教授的身份被黑龙江大学聘为客座教授()。

2011年6月7日上午,在菲利普•克莱顿被哈尔滨工业大学聘为首席学术顾问聘任仪式上,他的身份是“美国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副校长”( ),在之前的讲座预告中他的身份是“美国克莱蒙林肯大学副校长兼教务长, 教授,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副校长。”。(

更为荒诞的是,克莱顿于2010、2011、2012年三次到哈工大讲演,虽然三次的题目不同,却用同样的PPT,讲同样的内容! 2012年6月,克莱顿、格里芬、王治河、樊美筠等14人以学者身份到哈工大举办“建设性后现代主义与中国”国际学术会议研讨会。与他们座谈时我们却发现,被他们包装为“美国过程研究中心中国部顾问、居家教育专家”的凯萝•托本女士(Carol Toben)是一个家庭妇女;被他们包装为“过程教育专家,美国过程研究中心中国部顾问”的凯文•克拉克博士(Kevin Clark)是一名退休的高中教师;还有作为随行专家来的米爱丽女士(Ally Rice )仅是一名大三的学生。其他人的身份他们没有敢一一介绍。这样一群乌合之众却被包装成学者,不仅到哈工大,还到了北京师范大学、江苏师范大学、哈尔滨师范大学、山东大学、山东师范大学、中国浦东干部学院、东南大学等进行了所谓的学术交流!

为明确他的真实身份,笔者分别给美国克莱蒙研究生大学校长、美国克莱蒙林肯大学校长发信询问。克莱蒙研究生大学的答复是:“菲利普•克莱顿是克莱蒙神学院的人,没有在克莱蒙研究生大学以行政人员的身份服务过。王治河、樊美筠我们根本不认识”。克莱蒙林肯大学的答复是:菲利普•克莱顿仅在2013年6月至8月在克莱蒙林肯大学当过一个半月的副校长。此外,与克莱蒙林肯大学没有关系。王治河、樊美筠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克莱蒙研究生大学2014年的世界排名是1501,克莱蒙林肯大学是中美教育部都不承认的大学,也就是俗称的野鸡大学。自称的办学目的是“希望改变美国培养宗教领袖的方式。”()因此,即使克莱顿们在这两所学校里的身份是真实的,也不值得我们的学术界去追捧他们。更何况他们的身份还是假的!至于他们所声称的美国克莱蒙大学(或克莱尔蒙特大学)、克莱尔蒙特研究生院则在地球上根本不存在!

菲利普•克莱顿、约翰•柯布等人以上述的这些虚假身份与国内几十所大学签订了合作协议,还被聘为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

除了身份造假外,他们还编造事实,虚构研究成果等。如克莱顿在“哈工大首席学术顾问计划立项申请书”中将克莱蒙林肯大学确定为哈工大哲学学科建设的目标单位,声称“克莱蒙林肯大学哲学学科的相关领域的教师每年在国际权威杂志期刊上发表高水平SSCI等论文100余篇”。 克莱蒙林肯大学是培养穆斯林、犹太教和基督教神职人员的学校,全部的教职员工只有40多人,每年会有这么多的高水平科研成果吗?王治河、樊美筠在“哈工大百名人才引进计划申报书”中分别声称发表了12篇、15篇SSCI论文,可表中填写的论文竟然一篇都不是!他们声称:“依托美国克莱蒙大学后现代研究中心,帮助哈工大建成国内“建设性后现代研究”和“过程思想研究”团队”, 美国克莱蒙大学是根本不存在的大学,这让哈工大如何依托?他们还声称:“ 与克莱蒙林肯大学联合培养建设性后现代和过程哲学方向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和博士后流动人员。”与一个野鸡大学合作来培养博士,竟成为哈工大学科建设的成绩,这该有多荒唐?这不仅荒唐而且完全是造假,因为这个野鸡大学不承认与他们有任何关系!在他们三人填报的材料中还有很多其它弄虚作假的内容,这里不再一一列出。

二、被隐瞒的基督教身份

再看看这些人正真的供职单位——克莱蒙神学院。这所学校2015年的世界排名为10548。是一所世界级末流的神学院。在其学院网页上公布的办学宗旨为:“我们的教职员工和其他领导都在教会和社会中进行服务。我们是植根于一个特定的传统——美国卫理公会教堂。……克莱蒙神学院着力于培养未来教会的中坚力量,培养一个可以在复杂多变的多信仰交融的世界中,随时准备好去布道、去传递基督福音的传教士,让世人体验上帝的慈悲的人。”()按照这个办学宗旨的说法,我们可以知道,这些所谓的过程(后现代)学者,后来又自诩为“有机马克思主义” 者的人们是卫理公会教的神职人员(注:这所学院的院长是牧师)。柯布本人也是一个牧师。他们来自于这个神学院的“过程研究中心”( ),这是一个宣扬怀特海过程哲学的机构(怀特海的过程哲学是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的,为基督教作诠释的哲学)。他们在进入中国大陆时把克莱蒙神学院的“过程研究中心”说成是“美国过程研究中心”。这样的造假既提升了他们的地位,又隐去了神学院的背景。这些人还成立了一个非政府组织“中国后现代发展研究院”(Institute for Postmodern Development of China)。为掩盖其针对中国的性质,在进入中国时他们将其包装为“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这两个半真半假的机构是他们进入中国时的身份依托。

一群世界末流神学院的基督徒们,为什么要隐瞒身份并编造多个虚假身份进入中国?无耻的欺骗一定是为了卑鄙的目的!

三、他们到中国来做什么?

虽然克莱蒙神学院的这些人以学者的身份,以学术交流的名义,每年多次来中国。但简单梳理他们的所作所为,即可看到他们是在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遏制中国发展,颠覆中国的意识形态和对中国进行宗教渗透的活动。

(一)用宣扬怀特海过程哲学的方法来进行宗教渗透

在克莱蒙神学院的这些人中,王治河、樊美筠是90年代末去美国的华人。他们非常清楚,在中国大陆,尤其在大学中直接传教是不可能的。他们采取的方法是以学术交流的名义传播怀特海的宗教哲学。这样做既不易被大陆的意识形态所警觉,又达到了向学术界、大学生中渗透宗教的目的。

1、怀特海过程哲学及建设性后现代哲学的基督教性质

在怀特海那里,“所谓“永恒客体”只是作为抽象的可能性而存在,并非人们意识之外的客观实在,它能否转变为现实,要受到实际存在客体的限制,并最终受上帝的限制。他认为,事件世界正是上帝从许多处于潜在可能状态的世界中挑选出来的,因此上帝是现实世界的泉源,是具体实在的基础。” 怀特海创立的过程哲学抛开实体,只谈活动或过程的做法,则是企图从世界组成中消灭物质,为上帝的存在做论证。

克莱蒙神学院的基督徒们认为“过程哲学本质上是一种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并将他们所宣扬的宗教思想,以过程哲学或建设性后现代主义的名义,以学术的面目引入了中国的教育界、理论界。

2、在中国的大学中大量的建“过程”或“后现代”研究中心,为宗教哲学的传播打造组织保障

他们与中国大陆的27所大学或研究机构共建了32个“过程哲学”或“建设性后现代”的研究中心(见附件一,与克莱蒙神学院共建研究中心的大学)。而且,与他们共建过程研究中心的多是各大学的马克思主义或哲学学科。这些所谓的研究中心都是他们向中国输入基督教哲学的组织基础。例如,他们声称:“帮助哈工大建成国内‘建设性后现代研究’和‘过程思想研究’的核心基地;帮助把哈工大建成国内首个培养‘建设性后现代研究’和‘过程思想研究’的博士点”。他们这样做的结果是将大学的哲学或马克思主义学科变成培养基督教理论人才的基地。参加过他们主办的会议或被他们请到美国克莱蒙进行访学的很多硕博导师都以过程哲学、建设性后现代和有机马克思主义作为研究方向,指导学生做相关的论文。在期刊网上以上述的关键词检索可以看到数百篇的文章和上百篇的硕博论文。

3、每年举办“过程(后现代)哲学”高级研讨班,向大学生和青年学者传播宗教

自2006年至今,他们以各大学的过程中心为基地,每年暑期在中国举办“中美过程(后现代)哲学”高级研讨班,现已办了十一届。招收中国的大学生和青年学者。在研讨班上他们向学员发放英文版的过程哲学教材。在教材中有大量宣扬基督教、宣扬上帝的内容。他们请来讲课的教师大都是由美国卫理公会教支持的神学院的教师、教会的牧师等,他们在课上直接传教。比如在研讨班上讲授“上帝存在着“三性”,即‘先天性、后天性和超越性。’正是这“三性”使它成为一个不断变化发展的过程。” 等等。在课下向中国的青年学生灌输宗教。如一名参加暑期班的学生反映:“ Barbara(授课教师)承认自己信奉的是relational God,换句话说是过程哲学的上帝。这种上帝爱着所有的人,但他不会采取措施去阻止一切不公平的事件,因为上帝并没有权利干涉战争,战争等是人类自身的行为结果。Barbara鼓励我选择最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