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082007
 

这个题目许多人看起来都会感到好笑,不就是提问个问题嘛,那还不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如果要真是这么简单的话,我想,我也不会在这里再唠叨了,我们的老师也不会用了大半节的时间去让我们讨论这个“问题”了!

今天上午1、2节是史学史概论课,这个课照一般来说是枯燥之极的。你想一想啊,一个老师对你整天讲那些你大部分都没有看过的书,而且还很深奥,你说你能不自卑、不痛苦嘛。今天老师讲《汉书》,还好,自己对之略知一二,不然又是没得说的。第二节课老师就又开始差题了。讲到傅玄对《汉书》的评价:“论国体,则饰主阙而折忠臣;叙世教,则贵取容而贱直节;述时务,则谨辞章而略事实”,这时老师问道:“谁能说出傅玄为什么会这样评价吗?”见没有人回答,老师笑了——很明显,这是他预先设计好的,又问:“现在你们会提问问题吗?”

这次轮到同学们笑了。

“那好,现在我们就来测验一下。谁能对着这个粉笔一口气提出100个相关问题来?”

没人回答。

“那好,50个?”

还是没有人回答——同学们都很“害羞”。

老师笑道:“20个总能吧?”

终于有人站起来回答问题了,许博先回答的,可是,在提问了诸如多高、多长、有几支粉笔之后思维就明显慢了下来,最后,好不容易提出了14个问题。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有人不服气,就又上,可是谁也没有提出过超过20个的,同宿舍的两个都回答了(我们宿舍一项是“模范宿舍”呵)。老刘是有名的“铁嘴”,嗓门大、思维快、语速急、知识广,可是就是这样也还是提不出更多的问题。

我坐在底下一言不发,偷笑。这个问题,以前有同学问过我,我也犯过同样的错误——不加思考就一股脑地发问,结果呢,自然是“有始有终”,问不了几个问题就“黔驴技穷”了!

我之所以不发言,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希望李尹蒂去把这个问题给解决掉。结果,直到最后她也没有发言,等到老师要总结时,我终于站了起来——不能让老师小看我们!

“老师,我想,我们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首先应该对将要提问的问题分类。有一位哲人(具体是谁当时自己没有想起来)曾经说过,我们所知的越多那么我们所不知的就越多。因为知识是无限的不封闭的圆,而我们的认知就像一个套于其中的封闭的圆。随着我们知识的扩大,那么,我们所接触到的外界的不知道的东西就越多。

所以,基于此点考虑,我认为,我们所提出的问题都是建立在我们所知知识的基础之上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如果你不了解化学知识,你就提不出来诸如‘它的化学成分是什么,它对环境有没有污染……’之类的问题。

所以,我认为在提问题之前我们应该对所提问题进行分类、分层。对之,我们可以从两大方面考虑,一是关于其自身的问题。此类问题又可以继续分为物理、化学、历史演变、美学、经济、生物等等讨论;二是关于粉笔自身与外界联系的问题。有这两个大的框架作为基础,那么我们所剩下的工作就是往里面填充内容了。这样,既能做到不重复又能做到不遗漏,条理相对来说也就很明晰了。至于提问问题,我一个也不作答。”

说完,我就坐下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讲了,说话对于我来说真的是比较累的一件苦差事

老师显然是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回答,我们之前没有正面交流过(因为我感觉到这个老师“很不容易相处”),他对于我也是不太了解的。稍停顿了一会,老师就开始评论了……内容大家也都能猜得出来的。

这堂课,又使我想起来了高三那年的历史课堂上。学期开始第一节课,历史老师就提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文艺复兴(Renaissance)对当时以及以后资本主义的影响”。这个问题太大了,根本没有头绪回答。接连叫了几个都是回答得很勉强。最后,我也被叫到了,所幸运的是自己比他们有更多的思考时间。我当时就把影响分成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然后一点点地回答。虽然回答得也不是很全面,但方法却是得到了老师的肯定。

那时的我,完全是在一种下意识的状态下讲问题做的分类,而现在,两年多过去了,方法不敢说有多大的进步,但是,从“无意识”到“有意识”这算不算是一种进步呢?我想,大概是的吧。正如老师经常讲的,大学不在于你记住了多少知识,而是在于你学会了多少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

成哉斯言!

本文用发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