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122015
 

最近发生在巴黎的《查理周刊》恐怖袭击事件在全球内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这次事件,注定是要引起广泛关注的,也同样会引起更多的争论。在争论之前,我想大概有两点基本上是达成共识的:

首先,这是一次恐怖袭击事件。按照我个人粗浅的理解,恐怖袭击事件就是一些以优势武器的暴徒对手无寸铁的无辜民众进行伤害的行为。恐怖主义分子,既有可能是某个人,某个极端团体,也有可能是国家军队和警察——不管你是谁,出于什么理由,只要是有上述行为就是恐怖分子,就应该受到强烈谴责。其次,受难者不论生前做了什么,但却不至于惨遭杀戮。对于这些不幸遇难者,我们应该同情和哀悼!

这是讨论问题之前的两个基本共识。然而,如果单单谈这两个共识的话,那么我想我也不用再冒着博客被封锁的风险来写这篇小文了。逝者已去,惟愿安息,但是生者却面临着更大、更多的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如何看待言论自由?如何去真正消除未来的冲突?记者、政治学家、社会学家、民族学家、宗教学家等已经推出了不少的讨论文章,本文只是从普通人的视角讨论此事,不属于任何政治或职业派别,只想谈谈自己的看法和一些独立思考。在全世界一片声讨恐怖主义的声音中,我们也应该看到另外一些不同的声音。

换作是你,你会如何做?

据闻,《查理周刊》近年来曾多次刊登讽刺、侮辱伊斯兰教的漫画,并且多次引起全世界的穆斯林上街游行抗议,该刊也曾遭到过穆斯林的燃烧弹袭击。而造成1月7日袭击事件最直接的原因可能是《查理周刊》2014年圣诞期间刊登的的漫画:身材惹火的大胡子裸体者趴在地上,妩媚地翘着双腿,问身后瞠目结舌的摄影师:“喜欢我的屁股吗?”漫画的上方写着“那部席卷伊斯兰世界的电影”,暗指美国拍摄的《穆斯林的无知》这部电影。这部电影曾引发了穆斯林世界的广泛抗议,媒体认为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当年被杀与此电影有关。

阅读此文的绝大部分读者应该都不是穆斯林,所以对于穆斯林教徒为何会有那样的激烈反应难以理解。那么,让我们换位思考一下。假设漫画中被讽刺的对象不是穆斯林所信仰的先知,而是耶稣基督、法国总统、佛陀、你的父母或孩子等这些是某些人的信仰或内心最看重的部分,那么事情会是怎样呢?如果有人假借“自由”的名义去侮辱你的家人,或者破坏你先祖的坟墓,你会如何做呢?

据我所知,这些讽刺漫画早之前就已经多饱受争议甚至批评,这些批评当然包括被讽刺的法国总统自己在内。然而,彼时并没有引起严重的人员伤亡,所以也就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如今,出现了恐怖袭击事件,不论是普通民众还是之前曾经批评过《查理周刊》无底线讽刺做法的那些人,都开始加入了声讨恐怖分子与捍卫“言论自由”的行列。

巴黎大游行现场,有人打出“我是穆斯林,但不是恐怖分子”条幅

示威起作用吗?

全法国举行的300万人大游行示威着实令人震撼,然而,示威给谁看呢?给伊斯兰极端分子看吗?你认为会起到什么作用吗?我想大概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说不定只会适得其反,继续激化双方已有的矛盾。极端分子之所以极端,就是他不会按照常理出牌,不会因为你强大而就退缩。法国是很强大,为了追捕两个恐怖分子就能出动8.8万名警员,但是极端分子是不会理会这些的。他们之所以敢在巴黎市中心行凶,本来就知道凶多吉少,没有抱多大的生存希望的。“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所以单单的游行示威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舆论自由的底线在哪里?

游行示威中一个很大的口号便是捍卫“言论自由”或“媒体自由”。捍卫自由当然是没错的,但是首先得弄清楚什么是“自由”。在我看来,自由应该是在以不伤害他人基础上进行的合法、合理的表达个人诉求的语言和行为。自由不是随心所欲,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不受任何约束的自由,它的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不能伤害甚至影响他人。若脱离了这一点,所谓的自由就不是自由了。每个人都有吃饭的自由,但是若在上课时你却在大快朵颐,影响了别人上课,老师制止你时,你能以“自由”为借口继续吃吗?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不用多加思量,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杆称去衡量所谓的“自由”。

讽刺漫画家借口说他们有言论自由,所以就可以任意讽刺他人和他们的信仰,那么恐怖分子同样也可以打着自由的旗帜说他们所做的恐怖行径也是为了维护他们信仰的自由、表达自己诉求的自由。不同的是,一个是拿笔伤害他人的精神,一个是拿枪伤害他们的肉体,本质上,有什么不同吗?

也有人辩驳说,这些恐怖分子的信仰的宗教和其他15亿人信仰的伊斯兰教是不同的,他们不是正常的宗教信仰,是对人类有害的。这让我想起来天主教与基督新教之间相互斗争的历史和现实了。那些进行残忍杀害甚至大规模屠杀别人的信教者,哪一个不是假借自己是正统化身而对方是“异端邪教”的名义进行的呢?不信教者看到宗教信仰者,是不是就应该对其进行一番指责、讽刺甚至杀戮呢?信仰基督教、天主教、佛教、伊斯兰教者之间是不是也应该对“异端者”进行一番相互的讽刺与斗争呢?

《查理周刊》不是媒体自由的化身,它也和真正的言论自由也不沾半点边儿!

为何舆论倒转?

在发生恐怖袭击之前,《查理周刊》曾经受到过法国政府的查禁、基督教徒和穆斯林的攻击、法国总统的谴责和美国《时代周刊》等媒体的批评。

1970年11月,法国前总统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在位于科龙贝双教堂村的家中逝世。8天前,当地一家名为“五七俱乐部”的夜店发生大火,造成146人死亡。11月16日,《切腹周刊》(查理周刊》前身)出版了一期纪念专号,标题为《科龙贝的悲剧舞会:一人死亡》。这“一人”显然是暗讽曾权倾天下的「独夫」戴高乐。旋即,该周刊即遭到内政部。

《查理周刊》经常讽刺各国政要,当然也包括法国总统。据闻,某位前法国总统在任期间就曾多次遭到讽刺。这位总统敢怒也敢言,叱责《查理周刊》的无底线的超越道德的无耻行径,但是这位总统却不敢行动去查禁该刊——因为他是总统。

针对基督教的神灵,《查理周刊》也多次嘲讽,引起了众多信徒的攻击。2011年《查理周刊》遭穆斯林燃烧弹袭击后,美国这样写道:

除了冒犯穆斯林、在极端主义者中激起歇斯底里,不清楚那些漫画还有什么目的。在面对压迫时捍卫言论自由是一回事,但就因为你可以可憎、冒犯,你就要坚持这种所谓的权利,就是幼稚了。当你的行为方式也冒犯了数百万温和的人时,引诱极端主义者算不上一种勇敢的挑衅。当处在暴力回应是一种真实威胁的环境中时,对一种实际上无人质疑的原则采取一种挑衅性的立场比漫无目标还要糟糕,因为你这么做毫无意义。

如今,不知道《时代周刊》是否也会像之前那样批评《查理周刊》,抑或也会随着主流舆论调转枪头以免成为众矢之的?

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之后,不论是以前怎样对《查理周刊》的批评者,都转向了同情。对于遇难者的同情,毫无疑问是应该的。但是,我想我们不能借同情之名而将事情无限上纲上线,也不能因之而模糊了本应由的理性思考、道德底线和是非判断。讽刺、侮辱他人的信仰是错误行为,这一点断然不能否认的;同样,以暴力去解决问题,杀戮他人更是错误的可耻行径。

欧洲各国政要的政治作秀,在我眼中是显得那样的刺眼。之前嘲讽、指责总统的人们纷纷团结到了总统周围,大家好像又都成了一家人。政客们由衷地默默地开心笑了,他们会从心底感谢《查理周刊》的——尽管他们曾被它猛烈讽刺过,尽管前一天他们还对之深恶痛绝。

自由、平等、博爱?

近代法国一直宣称的“自由、平等、博爱”,真正做到了哪一条?你自由了,能畅所欲言了,但是你听到了别人的自由声音了吗?你追求平等,但是你看到边缘人群的愤怒的眼神了吗?博爱,就更不用谈了吧。

媒体中出现的舆论一边倒是不正常的,中东伊斯兰地区人民的声音你听到了吗?世界其它地区15亿多伊斯兰信徒的声音你听到了吗?法国民众中那些不一样的声音你听到了吗?引用一位网友的:

似乎法国人真的被触动了。平日热衷于骂总统、喷政府的法国人,在电视上空前团结。但看看大街上,似乎又没什么变化。毕竟是打折期的第一天,“可怕”劲儿过去之后,还是皮包里的小钱钱更重要。打折血拼才是街上真正“团结”的主题。不过也有人提醒,晚上别去人多的地方。
笔者身边则能听到些暂时没出现在新闻中的声音。同事私下表示了对法国中东军事行动政策的不满,说奥朗德这样的决策把法国民众的安危暴露在恐怖袭击的枪口下。一位不信教的同事则抨击了新闻舆论导向,认为各大媒体反复强调伊斯兰恐怖主义,对于民众的情感造成了强烈的导向,可能将矛盾指向宗教以及种族因素,而激化反穆斯林人民的情绪。

我想,大概这种私底下的交流才是每个人真正的心声。上得了台面的言论,总是被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势力所左右、所过滤过的。

如何去消除冲突的根源?

答案只有一个:无解。过去没有解决,现在冲突依然存在,将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也不会和谐共处。这不是悲观主义,而是人类的现实。《查理周刊》事件表面上看是言论自由问题,其实背后牵涉到更多是深层次的宗教、政治等。所有的理论在现实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极左、极右、文化种族主义、宗教冲突、党派纷争、新纳粹等纷纷登台唱戏,而我们普通人能做的只是去反思,再反思,然后或许还有一线解决问题的曙光。

最后,再声明一下自己的立场和做事原则:我不是查理,更不是恐怖分子。

  18 Responses to “我不是查理,更不是恐怖分子”

  1. 说得很对,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所谓言论自由是不能以牺牲人民安居乐业为代价的。

    • 绝对的自由,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不论什么自由,都得考虑所处的环境,不然你的自由和我的自由有所抵触,如何处理?

  2. 这事不好说啊,有时信仰的力量挺大的,心里要平和,冲动是魔鬼。

  3. 舆论还是很重要的,所以在一些危机公关的案例中引导社会舆论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 如今的舆论表面上看比以前有更多的声音了,但是普通民众能够听到的依然有限,更多的非主流声音依旧被淹没在主流媒体进行的铺天盖地的宣传中去了。
      主流舆论的倒转,最大的受益者还是政客们,与将来的国际安全没有丝毫关系,说不定还会继续恶化双方的关系。

  4. 写的很好,这文章投到国内来,估计你会当选为海外某机构的一个小干部了。

  5. 感觉也是无解.
    一方面要维护自由,另一方面自由与自由之间有冲突.那么一就是谈判妥协二就是干架后再谈判妥协.
    民主国家这个解决过程会很缓慢,但会暴露出来问题,而在某些国家可能会以雷霆之势一下子控制住,但未必令各方满意.
    无论如何,绿教都很可怕…

  6. 我生活在一个没有信仰的社会,这也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7. 一切的冲突都是来自上层的利益交锋

  8. 答案难道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吗、和谐世界?不过,许多人都不是我等心肠,难搞得很。全都忍着,表面一派祥和,好像又违背人性。难也!难也!

  9. 可能真的因为是国人没什么信仰,看着国外那种动不动为了所谓宗教信仰大动干戈,真心有一份敬畏

    当然啦,是不是拿信仰当借口闹事,这个就无法多说了

    • 中国人很多也是有信仰的啊,只是不信教而已。欧美现在也是越来越多人不信教了,这是一个大趋势。如今,在这个急剧变革的社会,就连教皇自己似乎都信心不足了。
      宗教信仰是把双刃剑,在宗教内部它能安抚人,但在外部却是冲突的根源。如今,宗教异端者被处决的几率大大减少了(庆幸生活在这个时代),但是并不代表宗教之间就相互包容了。未来,冲突还会不断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