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032014
 

最近在进行论文的翻译工作,因为牵涉到了大量的人名、地名翻译,所以不得不经常核查其读音。随着翻译的进展,我发现越来越多的地名并不像我原先以为的读音,而是有着千奇百怪的“地方特色”和“历史特色”。我想,对于这些地名的误读并非我一个人的问题,而极有可能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不信的话,诸位可以先来自我测试一下以下六个读音:

安、春、州、州、山、县(正确答案见下)

以上六个地名,想必每个字大家应该都认识,但是大多数人过不了“三关”——若没有经过专门学习,能读对三个就相当了不起了!我在音译“解州”的时候,因为拿不准是翻译成Jiezhou还是Xiezhou,所以就去查询辞典。结果一查,“解”在这里竟然读Hài。说实话,当时我顿时冒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我论文中牵涉的地名有上千个,若照我的自以为是的判断,那音译错的应该相当“可观”了!

于是,我便赶紧查找相关的知识恶补一下。所谓知耻后勇,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简单整理了一下一些常见的误读地名,和大家分享一下:

泌阳,在河南省,“泌”应读bì(闭),不读mì(密)。

大埔,在广东省,“埔”应读bù(部),不读pǔ(普)。

宝坻,在天津市,“坻”应读dǐ(抵),不读chí(持)。

东阿,在山东省,“阿”应读ē(屙),不读ā(啊)。

珲春,在吉林省,“珲”应读hún(魂),不读huī(辉)。

济南(市)、济宁、济阳,在山东省;济源在河南省。“济”应读jǐ(己),不读jì(记)。

监利在湖北省,“监”应读jiàn(贱),不读jiān(坚)。

筠连,在四川省,“筠”应读jūn(军),不读yún(云)。

阆中,在四川省,“阆”应读láng(浪),不读láng(狼)。

丽水,在浙江省,“丽”应读jí(离),不读lì(立)。

蠡县,在河北省,“蠡”应读jǐ(理),不读lí(离)。

穆棱,在黑龙江省,“棱”应该读líng(灵),不读léng(楞)。

六安,在安徽省;六合,在江苏省。“六”应读lù(路),不读liù(遛)。

渑池,在河南省,“渑”应读miǎn(免)。不读shéng(绳)。

牟平,在山东省,“牟”应读mù(木),不读móu(谋)。

番禺,在广东省,“番”应读pān(潘),不读fān(翻)。

黄陂,在湖北省,“陂”应读pí(皮),不读pō(坡)。

大磏,在贵州省,“磏”应读qiān(谦),不读lián(连)。

犍为,在四川省,“犍”应读qīán(前)不读jiān(坚)。

任县、任丘,都在河北省,“任”应读rén(人)不读rèn(认)。

单县,在山东省,“单”应读shàn(扇),不读chán(缠),也不读dān(丹)。

歙县,在安徽省,“歙”应读shè(射),不读xì(昔)。

莘县,在山东省,“莘”应读shēn(深),不读xīn(辛)。

台州(地区)、台县,都在浙江省。“台”应读tāi(胎)不读tái(抬)。

厦门(市),在福建省,“厦”应读xià(夏),不读shà(啥)。

荥阳,在河南省,“荣”应读xíng(形),不读yíng(营)。

浚县,在河南省,“浚”应读xùn(训),不读jùn(俊)

铅山,在江西省,“铅”应读yán(严),不读qiān(牵)。

掖县,在山东省,“掖”应读yè(夜),不读yē(椰)。

荥经,在四川省,“荥”应读yíng(营),不读xíng(形)。

尉犁,在新疆,“尉”应读yù(玉),不读wèi(位)。

蔚县,在河北省,“蔚”应读yù(玉),不读wèi(位)。

柞水,在陕西省,“柞”应读zhà(榨),不读zuò(坐)。

长子,在山西省,“长”应读zhǎng(掌),不读cháng(肠)。

枞阳,在安徽省,“枞”应读zōng(宗),不读cōng(聪)。

解州,在山西省,“解”应读Hài(害)。

另外,还有一些易读错的地名,比如:

辽宁的阜新,在辽宁一般被读成Fú(扶)新,在北京一般被读成fǔ(抚)新,而正确的读音却是fù(富)新。

新疆的巴音郭楞(léng)常被误读成巴音郭愣(lèng),这两个字长得很像,一不留神就读错。

内蒙古的巴彦淖(nào)尔被误读成巴彦卓(zhuó)尔。

安徽的亳(bó)州,经常被人读作多一横的毫(háo)州。

山西的隰县念(xí)县,山东的莒县念(jǔ)县,茌平念(chí)平。

河北的井陉念井(xíng),蠡县念(lǐ)县。

四川的郫县念(pí)县,珙县念(gǒng)县。

安徽的黟县念(yī)县。

湖北的郧县念(yún)县

江西的婺源念(wù)源。

浙江的鄞县念(yín)县。

江苏的盱眙念(xū yí),邗江念(hán)江,邳州念(pī)洲。

河南的柘城念(zhè)城,武陟念武(zhì)。

山西的繁峙县,正确读音是繁shì(是)县。

根据《地名知识》1982年第5期等资料整理所得。

其实,汉字的读音因为历史、地域等缘故,造成了一字多音的现象,一些古籍中的更是举不胜举,以上几个例子只是冰山一角罢了。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这些关系不是很大,但是对于专业人士来讲,这却是必备的基本知识,不然会闹大笑话的!

  8 Responses to “这些地名你真的读对了吗?”

  1. 只有少部分还读得对,其中也有一些不是多音字吧,常被人读错的而已,例如溁常被读成荣,其实它念赢。

  2. 把这些搬上“汉子听写大会”吧,难倒一批人……

  3. 丽水人,在台州住过……

    这普通话发音是谁定的标准啊?感觉当地人都讲方言,谁在乎这个普通话的发音哦。。。。

    • 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是当地人自己的读音,所以造成了一些字的特殊读法,而且这些读法只用在这些地名当中。比如,六安这个地名,听说之前有一阵要改成liu安的读音,遭到当地百姓的强烈反对。这种情况下,应该遵循“名从主人”的原则去解决,尊重当地习惯。

  4. 想起一个“,岩”字用作云南少数名族的姓氏时,读作“爱”而不是“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