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312014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2014年8月29日由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吴松弟教授整理的《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藏未刊中国旧海关史料(1860—1949)》(约280册),首批199册已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当天上午,由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有限公司在复旦大学研讨这一学术课题。来自中国台湾、英国、日本以及国内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40余人参加了此次会议。

我对近代海关史的兴趣始于2009年,硕士论文《利益之争:1858-1917年间广东鸦片问题探析》(英文)便是以近代海关史料为重要参考文献而成。期间,陆陆续续发表的几篇论文也是围绕鸦片与海关而作。从2012年11月开始,虽然因博士论题的需要而转向了明初东北亚海洋史,但是至今我依然非常关注近代海关史的研究动态。去年十月份参加复旦史地所组织的会议,近期完成的《1858-1911年珠三角地区鸦片走私与缉私》(将刊于《近代史研究》)等论文都是围绕这一课题展开。对于近代海关史的研究,也使得我得以和滨下武志、吴松弟、连心豪、莫世祥等前辈学者结缘,进一步感受到了这一研究领域的巨大魅力。

之所以对近代海关史如此感兴趣,是因为我认为近代海关史料绝对是一个亟待开发的巨大学术大宝藏!近代海关资料数量是如此丰富、体系是如此完备、学术价值是如此巨大,让人不得不对它如此着迷!纵观学科发展史,但凡有大的突破和成就的发展期,无不与新史料的大发现相关。敦煌文书、甲骨文、明清档案、居延汉简等近代古文献四大发现,直接引领了近代中国学术的飞跃。如今,近代海关史料、域外汉籍、苏联解密档案、民国档案、徽州文书、潮汕侨批等不断被发掘、整理和出版,这些新史料的出现无疑极大地推动了相关研究的快速发展。

近代海关史料浩如烟海,根据滨下武志教授的分类,至少有统计、特种、杂项、关务、官署、总署、邮政等七大类。之前已经出版过《中国旧海关史料》170巨册,但是只是年度报告和十年报告的汇集,其余的几类均为涉及。《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藏未刊中国旧海关史料(1860—1949)》则是继续将其余的几大类和季度报告等继续出版。吴松弟教授自2003年起便已开始关注这一课题,期间多次去哈佛、伦敦等地访求资料,历时十余载的辛苦研究,如今哈佛藏的近代海关史料终于如愿得以出版,怎能不令人欣慰?

说到出版,有几个非常意思的问题,偶想在这里自问自答一下。为什么中国的近代海关资料藏在美国哈佛大学呢?这个还是看看后面的新闻介绍吧。人家哈佛就是收藏巨量,而且这些资料既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去的,你不得不佩服其完整度。中国大陆藏有近代海关资料吗?答案是:有,而且不少,尤其是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国社科院、上海社科院、中国海关总署等处藏的非常多,总量似乎不亚于哈佛藏量。

最后一个问题:既然大陆藏量如此丰富,为什么不出版大陆的收藏资料而偏偏跑那么远去美国哈佛收集资料呢?这个问题,我想说:你懂的!中国的图书馆、档案馆的开放度依然停留在上个世纪,只存不用,所以导致影印出版困难重重。别说出版,就是普通读者去查档案都非常费劲。记得一次去广东省档案馆去查粤海关资料,我需要复制其中一本海关年度报告中的地图,但是死活不让复印。这本书不是什么珍本,也不是什么孤本,更不涉及什么机密,它就是一本普普通通的公开出版于1880年代的粤海关年度报告。粤海关档案是广东省档案馆的“镇馆之宝”,一直有学者呼吁要整理出版,但是至今仍然没有任何眉目。后来呢,我去了日本东京的东洋文库找到了这幅地图……学术界类似这样的例子很多。一些古籍和近现代资料明明就在你身边的图书馆或档案馆,但是就是不让你利用,所以,大陆的学者但凡有些条件的,都跑去美国、日本、英国、法国、澳洲去查找中国的资料!哈佛大学对于没有版权的图书则采取尽可能开放的态度,将大批古籍扫描并上传到,并且供全球免费利用,目前仍在持续增加中。哈佛收藏的中国资料也非常可观,大量的地方志、古籍、古字画、近代史资料等都可以免费在线阅览,其中不乏一些孤本、稀见本和善本。国内也陆续将哈佛的藏品整理出版,比如《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中文善本汇刊》、《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民国文献丛刊》等就是近期整理出版的大部头书。

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呢?我想,不但应该有一流的教育,一流的学术研究,更应该有一流的开放胸襟吧!

—————————————分割线—————————————

附1:《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藏未刊中国旧海关史料(1860—1949)》简介

本书所收资料为从未重印过的中国旧海关史料。 中国的海关制度是在被侵略的背景下建立起来的,且长期由外籍人士担任总税务司,成为殖民者干预中国经济乃至政治的工具。但是从客观方面来说,在外籍总税务司的领导下,当时的中国政府建立起了与世界同步的海关。总税务司署设立造册处(后期改称统计科),编印海关贸易报告、统计、文件、书籍等出版物,逐渐形成了一套规范、完整、有序的编印、发行、保管制度,所编印的出版物分类系统,记录科学,内容丰富,反映了旧海关各类事务的真实状况。本书便是对藏于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的旧海关出版物进行了分类影印出版。 哈佛大学图书馆所藏中国旧海关出版物数量丰富,约占旧海关出版物总量的三分之二,其内容涵盖旧海关出版物的各个门类。目前学界对统计类的内容利用率较高,哈佛所藏比国内已出版的相关书籍所录更加齐全;此外还藏有特种、杂项、关务、官署、总署、邮政等类别,这些材料翔实鲜活,约占旧海关全部出版物的一半左右,但是以往未见出版,学界使用不便,利用率较低,不失为学术研究的一大缺憾。本书对哈佛所藏旧海关资料,撷取其未刊者,进行穷尽性系统性影印出版,弥补已出版的旧海关资料的缺失,基本将旧海关资料的全貌展现出来,以飨学界。 本书所收旧海关资料在时间跨度上覆盖了近代中国80%的年度,总数达到1000余卷,内容庞杂丰富,而且在分析方法和统计方法上严格按照西方的科学制度,在论述上力求详细且常用数据作为支撑,这在中国近代史料中是极为少见的,是研究近代中国极大、极系统、极科学、内容极为广泛的资料宝库。它不仅是研究中国近代海关史、对外贸易史的基本资料,也是研究交通史、产业史、政治史、医学史、生态变迁史和地区历史等多方面的珍贵文献资料。

附2:相关新闻

由复旦大学吴松弟教授整理的《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藏未刊中国旧海关史料(1860—1949)》(约280册),首批199册已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于近日出版。

8月29日,由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藏未刊中国旧海关史料(1860—1949)》新书发布暨旧海关出版物与近代中国研究报告会”在复旦大学召开。复旦大学副校长林尚立出席发布会并致辞。来自中国台湾、英国、日本以及国内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40余人参加了此次会议。

毋庸置疑,细致、准确、完整的史料是史学研究的基石,这是近代中国学界的一项非常重要的文献整理工作,该系列文献基本上是首次被发掘,我们期待这些海量的、未曾使用的旧海关出版物,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近代中国,打开一扇通向历史深处的时空隧道,重绘近代中国那或流金溢彩或扼腕长叹的历史画卷。

众所周知,鸦片战争后设立的新式海关,是中国对外贸易与对外交往的重要窗口。当时的新关除了负责对外贸易、征税、缉私、统计之外,还负责航船停泊、引水、沿海灯塔和航标的设置与保养、疏浚航道、气象观测、口岸疾病检疫等,以及近代早期的邮政通讯业务和准领事业务、处理华工出国事宜、清偿对外赔款、在国外主办各类博览会等等,甚至还参与各种外交与洋务活动。由于其特殊且重要的职能,近代中国海关工作中形成的大量内部出版物,涉及到当时中国经济、政治、文化、国际关系、生态等诸多方面,因而具有广泛而普遍的意义。

同时,新式海关是近代中国第一个现代化部门,从1860年起海关就开始按照西方的管理与统计理念,建立起了一套严格的申报、汇总、出版体制,并基本持续到1949年。近代中国海关内部出版物以其编制时间之长,内容之广泛,表达方法之科学、严谨,成为近代中国留存下来的一套最为系统完整的史料。自1910-1918年马士的名作《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发表以来,数代英美与中国的著名学者利用中国旧海关出版物,完成一系列有关近代中国的研究,这些研究很多成为中国近代史研究的经典、必读名著。因而,中国旧海关出版物,也是长久以来、唯一一份享有国际声誉的近代中国历史研究文献库。

然而,在一些不可抗力的影响下,中国旧海关史料流落国内外各地,在长距离搬迁移动中,大量遗失、损坏,令人叹息。关注此事的学界朋友,大概都听说过郑友揆先生与他的六大箱文献的感人且扼腕的故事。最近数十年来,这些资料深藏在国内外少量的档案馆和图书馆,且少有编目,其收藏情况一直未知,更遑论有效利用,很多学界朋友,或引用较少或无处可寻。截止晚近,各大图书馆所能见到的、最巨大的旧海关文献,即2001年京华出版社出版的170册《中国旧海关史料》,该套丛书以南京二档馆的收藏为主,并收罗全国各大图书馆所藏,大约收录了中国旧海关出版物的七大系列中第一系列的60%。

有感于此,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吴松弟教授,遍访国内外,追寻中国旧海关史料,2003年幸运地在哈佛燕京图书馆,发现之前一直被遗忘的海量的旧海关出版物,多数系哈佛校友的捐赠。由于缺乏“中国旧海关出版物”这一整体概念,近八十年来相关文献均系零星编目,从未被视为一套丛书,而且缺乏准确的编目。除了十年报告使用稍多以外,绝大部分的专刊、专书或报告都未被学者所使用。2006-2007年,在哈佛燕京图书馆郑炯文馆长的帮助下,吴松弟教授两次前往哈佛燕京,进行了全面的清查,发现不计日报、月报和月表,各类海关旧出版物的总量至少已达1010期(卷)。根据清查中的估计,全部旧海关内部出版物,按类似于京华版的装订,当有600多册,其中哈佛燕京图书馆的收藏超过半数。

经过约十年的努力,此套大型丛书首批199册已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其余80余册将于2015年全部完成出版。此书所收资料约占中国近代海关内部出版物的近半,包括统计、特种、杂项、关务、官署、总署、邮政等七大系列,以及数十本由中国近代海关编辑或出版而任何系列都未收入之书。这些书基本未在国内外正式出版过,尤其是统计系列以外的六大系列更少有知晓。书中所有的大量的彩色地图,大多是经过科学测绘、所含信息丰富的近代全国或区域地图,对各地的近代历史研究富有参考价值。为便于学者利用,这些地图基本按照原色、原大的原则,由精密机器扫描并彩色印刷。

整理者用了十年功夫,不仅理清了混乱的书名和系列号,还为所收的近300部书刊分别写出书目提要,介绍每部书刊的内容,尤其是挖掘海关和贸易以外的内容,以为相关的多个学科所用;同时详明制度变迁、资料记载方法的原委,以便研究者利用。

自2011年起,本项工作获得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旧海关内部出版物的整理与研究”)的支持。

会上,吴松弟详细介绍了旧海关出版物的复杂内容和学术价值,滨下武志、林满红、戴一峰等较早使用旧海关出版物的著名学者分别从不同的角度谈了此套书出版的意义,蔡维屏、詹庆华、樊如森等6位学者在会上交流了自己利用旧海关出版物研究相关课题的体会。

附3:《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藏未刊中国旧海关史料(1860—1949)》第41-51册目录

(目前只有这些目录,完整目录稍后补充):

第四一册
Reports on Trade at the Ports of Ying-Tzu-Newchwang, and Takow & Tamsui-Formosa, January-September, 1867
[牛莊的營子、臺灣的打狗與淡水1867年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貿易季報]
Reports on Trade at the Ports of Ying-Tzu-Newchwang, and Takow & Tamsui-Formosa, for the Quarter Ending March 31th, 1867
[牛莊的營子、臺灣的打狗與淡水1867年第一季度貿易季報]
Reports on Trade at the Ports of Ying-Tzu-Newchwang, and Takow & Tamsui-Formosa, for the Quarter Ending June 30th, 1867
[牛莊的營子、臺灣的打狗與淡水1867年第二季度貿易季報]
Reports on Trade at the Ports of Ying-Tzu-Newchwang, and Takow & Tamsui-Formosa, for the Quarter Ending September 30th, 1867
[牛莊的營子、臺灣的打狗與淡水1867年第三季度貿易季報]
Quarterly Trade Returns 1869-1929
貿易季報  1869—1929
Customs Gazette, No. I.—January-March, 1869
[貿易季報第1號,1869年第一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II.—April-June, 1869
[貿易季報第2號,1869年第二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III.—July-September, 1869
[貿易季報第3號,1869年第三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IV.—October-December, 1869
[貿易季報第4號,1869年第四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V.—January-March, 1870
[貿易季報第5號,1870年第一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VI.—April-June, 1870
[貿易季報第6號,1870年第二季度]
第四二册
Customs Gazette, No. VII.—July-September, 1870
[貿易季報第7號,1870年第三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VIII.—October-December, 1870
[貿易季報第8號,1870年第四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IX.—January-March, 1871
[貿易季報第9號,1871年第一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April-June, 1871
[貿易季報第10號,1871年第二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I.—July-September, 1871
[貿易季報第11號,1871年第三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II.—October-December, 1871
[貿易季報第12號,1871年第四季度]
第四三册
Customs Gazette, No. XIII.—January-March, 1872
[貿易季報第13號,1872年第一季度]
Customs Gazette,No. XIV.—April-June, 1872
[貿易季報第14號,1872年第二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V.—July-September, 1872
[貿易季報第15號,1872年第三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VI.—October-December, 1872
[貿易季報第16號,1872年第四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VII.—January-March, 1873
[貿易季報第17號,1873年第一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VIII.—April-June, 1873
[貿易季報第18號,1873年第二季度]
第四四册
Customs Gazette, No. XIX.—July-September, 1873
[貿易季報第19號,1873年第三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October-December, 1873
[貿易季報第20號,1873年第四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I.—January-March, 1874
[貿易季報第21號,1874年第一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II.—April-June, 1874.
[貿易季報第22號,1874年第二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III.—July-September, 1874
[貿易季報第23號,1874年第三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IV.—October-December, 1874
[貿易季報第24號,1874年第四季度]
第四五册
Customs Gazette, No. XXV.—January-March, 1875
[貿易季報第25號,1875年第一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VI.—April-June, 1875
[貿易季報第26號,1875年第二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VII.—July-September, 1875
[貿易季報第27號,1875年第三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VIII.—October-December, 1875
[貿易季報第28號,1875年第四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IX.—January-March, 1876
[貿易季報第29號,1876年第一季度]
第四六册
Customs Gazette, No. XXX.—April-June, 1876
[貿易季報第30號,1876年第二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XI.—July-September, 1876
[貿易季報第31號,1876年第三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XII.—October-December, 1876
[貿易季報第32號,1876年第四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XIII.—January-March, 1877
[貿易季報第33號,1877年第一季度]
第四七册
Customs Gazette, No. XXXIV.—April-June, 1877
[貿易季報第34號,1877年第二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XV.—July-September, 1877
[貿易季報第35號,1877年第三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XVI.—October-December, 1877
[貿易季報第36號,1877年第四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XVII.—January-March, 1878
[貿易季報第37號,1878年第一季度]
第四八册
Customs Gazette, No. XXXVIII.—April-June, 1878
[貿易季報第38號,1878年第二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XXIX.—July-September, 1878
[貿易季報第39號,1878年第三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L.—October-December, 1878
[貿易季報第40號,1878年第四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LI.—January-March, 1879
[貿易季報第41號,1879年第一季度]
第四九册
Customs Gazette, No. XLII.—April-June, 1879
[貿易季報第42號,1879年第二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LIII.—July-September, 1879
[貿易季報第43號,1879年第三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LIV.—October-December, 1879
[貿易季報第44號,1879年第四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LV.—January-March, 1880
[貿易季報第45號,1880年第一季度]
第五〇册
Customs Gazette, No. XLVI.—April-June, 1880
[貿易季報第46號,1880年第二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LVII.—July-September, 1880
[貿易季報第47號,1880年第三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XLVIII.—October-December, 1880
[貿易季報第48號,1880年第四季度]
第五一册
Customs Gazette, No. XLIX.—January-March, 1881
[貿易季報第49號,1881年第一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L.—April-June, 1881
[貿易季報第50號,1881年第二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LI.—July-September, 1881
[貿易季報第51號,1881年第三季度]
Customs Gazette, No. LII.—October-December, 1881
[貿易季報第52號,1881年第四季度]……………

  One Response to “《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藏未刊中国旧海关史料(1860—1949)》首批199册出版”

  1. 国内有大量的资料,竟然不能利用,想要找东西,还得跑到国外去找。无语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