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112014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白露为霜的悲秋背景似乎注定了被水所隔的伊人终归是水中月、镜中花,爱而难得。然而,千水万险阻挡不住君对伊人的思念,“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怎么个狂法呢?且看这位狠主儿,“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愣是发扬精卫填海的精神把河给填平了。于是不管你是在水中央,还是在水之湄,此君策马扬鞭,勇往直前,然后乖乖拜倒在石榴裙下。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还有情”,见此情形,伊人怎能不芳心暗动。于是,二人顺理成章,“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恋爱总是美好的,“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甜蜜滋味,个种品味。然而好景不长在,一纸调令,君要奔赴战场,二人离别,终不免伤感一番,君言“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伊人誓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煞是回肠荡气。二人“执手相看泪眼”,恋恋不舍,依依惜别。

“自伯之东”,不见君之悦己,伊人度日如年,首如飞蓬。一日看着门前小河流水,伊人不禁感概“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君在营中,靡日不思伊人,遂“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不觉又是南国红豆生发之春,伊人飞鸿“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斗转星移,日月如梭,不觉经年已过。然天有不测风云,伊人抵挡不住双亲的催促,恨嫁他人。正所谓“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君从征归,思之甚切,不觉来到昔日同赏花处,睹物思人,惟叹“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想当年金风玉露曾相逢,人面桃花相映红,不想如今却只剩下孤家寡人。君言“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伊人对曰“角声寒,放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如此情景,这怎能不让人感慨“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当阆苑仙葩遇到美玉无瑕,即使有奇缘又能如何,最后不还都是枉凝眉,终虚化?

有词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或许,山与山之间,云是距离,那云是美丽的。还是英年早逝的徐志摩洒脱,轻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飘然而去。

倏忽之间,人生已是残阳。当韶华已逝,临炉沉沉欲睡,吾爱,请执此卷趁炉火未熄而读。驾此章,梦回往昔,正明眸,顾盼长。。。

后记:本来是想用古今诗词串联起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青年重逢、甜蜜热恋,到依依惜别、互诉衷肠,到恨嫁他人、中年偶遇,再到夕阳花开、临终泪别等整个人生故事的,可惜忙着改论文,没时间,写着写着就没心情了。“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杯冷水就被打回到了现实,幻想中的长篇却变成了残篇。残就残吧!古今爱情题材类的诗词,十之八九皆是不如事,爱而不得、闺怨宫愁、生死别离、弃妇怨夫、阴阳相隔等等,皆是如此;若是如意了,哪能会有那么多的情非得寄托诗词去诉,然否?

  14 Responses to “爱情诗与人生(残篇)”

  1. 国学大师王国维说:人生必经三种的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此第三境也。

    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释诸词,恐晏、欧诸公所不许也。

    第一境界:晏殊《蝶恋花》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凤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笼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第二境界:柳永《蝶恋花》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第三境界:辛弃疾《青玉案》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峨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2. 爱情大多数是残局,所以这篇残的理所当然

  3. 到最后都不过是,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