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02013
 

昆明市博物馆最近一下子大“朙”于天下,火了,起因就是该博物馆的匾额上的一似囧非囧的“朙”字。想必绝大部分人看到这个“朙”字都不会认识,因为它实在是有些生僻。据该馆称,该字来源于颜真卿的书法,而博物馆之所以采用这个字是因为昆明是历史文化名城,使用颜体字是对历史的传承与尊重,更有书法家李波先生表示,颜体字是最适合用于书写匾额的。

然而,若一一考量这几个理由的话,恐怕还真有说头。昆明是历史文化名城是真的,问题是中国有哪个城市不是历史文化名城呢?朙字显然也不是颜真卿的发明,比朙字更早的明的写法还有许多种,而且颜体字中的朙想必也不会只有这一个写法,应该还有别的写法。若说颜体字最适合匾额,那干脆所有的匾额都弄成颜体字好了,天下同颜岂不挺美!若借口说对历史的传承与尊重,那就更有说头了。“明”字更早期的写法有甲骨文、金文等不同字体,肯定比颜体字的更早,那何不使用更古老的甲骨文、金文呢?或者,干脆统一了用字也好,比如下面的古字(随便拉几个,字体并不见得真统一):

俺给昆明市博物馆设计的更古的招牌
不知道博物馆的人能认出几个字?

历史是用来借鉴,而不是用来照搬照抄的。文字的出现与使用,其最最基本的功能是沟通与交流,若是弄些普通老百姓都不认识的古体字——而且还是偏僻的古体字——出来,其意义何在?这不禁让人想起孔乙己给别人炫耀的“回”字的另外四种写法一事了。不管汉字由繁变简有多少弊端,但是它已经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不可能说再回到繁字体时代。繁体字有繁体字的美观,简体字有简体字的简朴,更适宜书写和普及,若为此故,为何不去使用简体字呢?随手举几个简繁体的对比:學習与学习,曆/歷与历,與和与,烏龜与乌龟,灣与湾,忧郁与憂鬱,请问,那个更利于普及,更利于普通百姓学习掌握呢?(注:港澳台等地的繁体字问题不在此文讨论之列,请部分童鞋不要将本文观点随意延伸,谢谢。)

真正尊重和懂得历史的人,更应该知道世事变迁的道理,而不应该去抱残守缺,看到什么旧东西就丝毫不加思考地照搬照抄,以“师古尊古”为耀。殊不知,古有好有坏,照搬照抄只会束缚自己前进的脚步。

最后,套用一句古话来对抱残守缺的人说一句:世易时移,变法宜矣!同样是古文,你真正读懂这句了吗? 


 《昆明縣志》封面用字与正文用字
证明时人也是常用“明”而非“朙”

  9 Responses to “历史不是用来照搬照抄的——侃昆明市博物馆之“朙”字”

  1. 古文看不懂,看起来复杂,深奥,所以有文化。有些人就是喜欢繁体字甚至古文装高深文艺。
    历史什么的,有时候就是被拿来摆弄和戏谑。

    • 说到点子上了。总有一些人故作高深,拿一些佶屈聱牙的古文来吓唬人,以为认识几个古体字就很了不得。真有能耐的去读读写本或刻本,看半页就让他们傻眼了。

  2. 非得搞得自己很有文化似的,还振振有词,真心e心。

    刘瑜说:从我个人的观察来看,中国也好,西方也好,多读几本书往往使很多人变得傲慢无礼,但读更多的书往往使人变得更谦逊。不是不想斩钉截铁,是不敢。

    • 知道的越多,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也越多。
      前段一老外还给我讲,他说学了这么多年的汉语,搞了这么多年的汉学研究,现在是越来越不敢写文章了,因为感觉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唯恐哪里出错。
      牛犊出错大家不会嘲笑你,老牛吃错草就丑大了,要谨慎……

  3. 为啥港澳台等地的繁体字问题不在此文讨论之列呢?我儿子同班小朋友的妈妈是台湾人,看到我儿子学写的简体字就不无羡慕地说,简体字真好,她到现在都不会写龜字。

    • 港澳台的很多人是不习惯简体字的。你若和他们说繁体字需要简化,很多人会给你上升到政治高度,万一给你来个“文化入侵”或“文化沙文主义”的罪名咋整?
      本文只是从对如何让更多的普通人识字并方便书写的角度来讨论,其它的问题“大红灯笼高高挂”就行了。有些人他就是喜欢很无比复杂的字体,那你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