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92013
 

从2012年10月底抵比至今已五月有余。近段McGill研究项目和根特大学都要求写份报告出来,刚好我也正想写个小结,算是对过去五个月的一个反思吧。概而言之,过去五个月读了几本书,写了几篇读书报告,加强了英语学习,开始了学习荷兰语。

读了哪些书

陳尚勝主編:《登州港與中韓交流國際學術討論會論文集》,濟南:山東大學出版社,2005年
單兆英、壽楊賓:《登州古港史》,北京:人民交通出版社,1994年
徐泓:《二十世紀中國的明史研究》,台北:台灣大學出版中心,2011年
Jung-pang Lo, China as a Sea Power, 1127-1368, Seattle, 1957
Li Kangying, The Ming Maritime Policy in Transition, 1367 to 1568, Wiesbaden: Harrassowitz Verlag, 2010
樊鏵:《政治決策與明代海運》,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9年
耿昇、劉鳳鳴、張守祿主編:《登州與海上絲綢之路:登州與海上絲綢之路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
劉鳳鳴:《山東半島與東方海上絲綢之路》,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年
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煙台市博物館、蓬萊市文物局編:《蓬萊古船》,北京:文物出版社,2006年
席龍飛、蔡薇主編:《蓬萊古船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武漢:長江出版社,2009年
席龍飛主編:《蓬萊古船與登州古港》,大連:大連海運學院出版社,1989年
煙台市博物館:《膠東考古研究文集》,濟南:齊魯書社2004年版
朱亞非:《古代山東與海外交往史》,青島:中國海洋大學出版社,2007年

……

除了这些专业书之外,大量的论文也是免不了要翻阅的,这里就不细列了。以上这些书当然并非都本本精读了——其实也没必要都精读的,但是每本书的脉络和主题基本都把握住了。通过对这些书和论文的,我对以山东半岛为中心的东亚海上丝绸之路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摸清了学界目前的研究状况,并对以后的研究取向有了一个虽然不甚清晰但尚有迹可循的轮廓印象。初学者第一阶段所必须的入门过程应该算是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开始正式的研究工作了。

除了专业书之外,刚来的那段还读了一些闲书,其中一套是《藏地密码》。这套书太多了,我翻了厚厚的三本之后就再没有闲心去读了,后来草草收尾。印象中,自从初中之前大规模读过小说之类的书以后就很少再看小说了,此为例外。《藏地密码》是一本“非等闲之作”,里面包含了大量的宗教、历史、考古、地理和军事知识,与一般的小说相比,该书读起来有时并不那么轻松。对于该书提及的中国与拉丁美洲远古就有往来的提法,我感觉非凭空想象。通过这段对海洋史的学习,我越来越有这样的强烈感觉:远古时代各大洲可能就已经有了来往了。具体早到什么时候,谁也说不清,但是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研究的进展,我们会越来越感觉“我们曾经太低估了古人的能力”了!

写了哪些文章

在阅读过程中,也写了几篇报告,成文的主要有三篇(英文):

“Dengzhou Port and the East Maritime Silk Road in Yuan and Ming
Times” (with bibliography, 4,730 words)

“The role of Shandong in Northeast Asian Maritime History” (4,000
words)

“A Brief Introduction to the Four Penglai Ancient Ships Excavated at
Dengzhou Port, Shandong Province” (1,860 words)

刚开始第一篇的时候是先中文后翻译。及至第二篇开始试着直接用英文写,刚开始的时候当然是很痛苦,因为牵涉到了大量的专业术语,第一天才写了几段而已,四五页的文章坑坑巴巴地写了三四天。文章呈交给之后,萧婷教授很是认真细致地进行了修改。看到她的密密麻麻的修正拼写、语法和结构等错误时,我着实汗颜不已。写第三篇的时候,是关于出土的四艘古船的考古报告,里面同样牵涉到了大量的专业术语,比如龙骨、桅座、加强木、船舯等术语更是闻所未闻,所以进展也不是很顺利,但是已经明显感觉到写得比上篇容易了一些。这一篇呈交上去之后的修改意见明显少了一些,英语写作进步还是有一些的。没有错误就没有进步,对于萧婷教授如此认真的修改,我是充满了感激之情。这又使我想到了我的硕士论文导师,他当时也是极为认真负责地逐句修改过我的硕士论文,至今我仍保存着他的修改手稿,这是一笔极其珍贵的人生财富,吾将受益终生!

 

除读书报告外,还修改了一篇旧作《论近代澳门鸦片专营、贸易与禁烟问题》,此文将被收入到《明清澳门经济史研究论文集》一书中。修改过程中发现了一些小问题并进行了订正。对于澳门鸦片问题,我有不少的想法,但是目前限于精力只能暂时搁浅,希望待来日接下去继续深入研究。

英语与荷兰语学习

英语这一段主要是加强听力,听力主要是采取听写的方式进行。听、说一直是我的语言弱项,来这边之后发觉都是使用的英式语调,一时半会儿很难适应。听了几篇VOA之后就全部改成听BBC了。精听了大约70篇,效果感觉比较明显。听写是一个最笨的方法,但是我也感觉这是最为有效的方法。其大致过程就是:先听一两遍弄懂大意,然后逐词逐句听写,之后再边听边看文本对照修改,之后排查学习难点、记单词,最后再精听,尽量做到听懂每个词。照笨方法每篇需要60-90分钟,而且初期时听写过程相当痛苦,后来慢慢就适应了。人笨没办法,只能靠这种长期的条件反射来加强训练了。推荐使用听写。

荷兰语学习已经进展到了11课,每次上课都是一种折磨,去教室之前就像要走进鬼屋一样,出来之后已经不算幼小的心灵还得再受若干小时的折磨。班上之前20多人,现在常来的也就12个人,老师说每年都是这样,一个班剩下的只有一般稍多的学生坚持下来。如此一来,心中尚可宽慰——起码我学习还没有太垫底啊!对于学习除汉语以外的语言,一直没有多大的信心,希望学习荷兰语能坚持下来,打破这个魔咒。

总结这五个月来的学习表现,只能给自己打70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能完成预期计划与预定目标,心神愧疚。自己只好用“不塞不流,不止不行”来安慰一下自己了。

未来计划

人活着就是一种痛苦的修行过程,之所以还有继续活下去的愿望,就是因为那个虚无缥缈的“希望”还在给人以无穷的遐想空间。不管如何,幻想总是免不了的,计划也是需要的。未来几个月计划如下:

完成一篇新论文(大致题目已定),用作参加9月份的明史会议(山东蓬莱)或航海会议(福建泉州)

修改两篇论文,一篇如约提交给《国家航海》,一篇投稿发表

参加9月份加拿大McGill的项目会议并作报告

当然,英语与荷兰语要继续学习。

其它不表,是为小结!

  6 Responses to “来比五个月学习情况小结”

  1. 我想大概听一下,你何以选择了研究历史这件事情的?大概不只是有趣那么简单。

    • 或许这也是一种职业呢,许多事情做深后,就很难说还有很大的兴趣,但必须得做呀。

      • 刚开始可能没多大兴趣,但是随着研究的深入还真会出现“走火入魔”的情况——当然,我还没有到那种境界。
        职业和兴趣很多时候不能完全统一,有时候统一了反而感觉不到幸福。就像一个人喜欢打球,若是真当职业球员了,想必也不会太快乐。但若对自己的职业没有一点兴趣,那就成了悲哀。
        反正就是把握住度就行了,哈哈~

    • 呵呵,说来话长。记得刚上大学那阵,老师问我们班有几个是第一志愿报考的兰大历史系的,结果好像只有几个举手的。历史既非我第1-N志愿,兰大亦非我第1-N志愿,所以刚开始是身不由己。过了不久,心就平静下来了,再后来就一路走了过来。要说兴趣,对于社会学、心理学和政治学的兴趣好像不低于对历史的兴趣。
      干一行爱一行,沉进去了,就会发现其中的精彩。

  2. 你和我差不多嘛。比我早三个月而已。 🙂

 Leave a Reply